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隔空的红颜

手指滑过键盘,便留下了不绝如缕的思念!不为目的,只为穿越,一个透亮的世界

 
 
 

日志

 
 

品读   

2016-12-08 22:00:39|  分类: 文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读谭永存《赋别离》 如一首忧伤的歌,如经流全身的血液。这首诗歌,顺目光流经每寸肌肤,每个细胞,烫贴到心脏。“在黄昏/在长江之滨/此去的江水一脉通向你/汴河的家居/而我的去处/在子夜/在漫长的征途/所有的泪水在昨天春末/最后一个夜晚/已随同春花碾成泥土/在此时/不要再问/梦断江城与魂归江南/谁更令人心痛/梦里梦外/原本是两种生活” 我想诗歌的意义,就是能够引起人们的共鸣,能够慰藉人的心灵,能够引起人们对曾经的美的思念和神往。谭勇存的《赋别离》无疑做到了。他的别离,其实也是天下有情人的别离。 曾经那些美好的生活,美好的遇见,无疑,许多时候,终成为美好的离别。与其怨恨,伤痛,不如,化作一场不朽的失眠。 这首诗歌,诗意黏接烫贴,鲜活成一段永恒的愁,带着不朽的忧伤,抒写着天下有情人不能成为眷属的共同的离别之殇。 尤其是“所有的泪水在昨天春末/已随同春花碾成泥土”,把自然的春去,鲜活成人生的春的凋零。一个动词“碾”字,无疑加重了春去的哀伤与忧愁。 好诗,没有现成的标签,也不是名人的标志。但是,只有那些热爱生活,执着于真爱而又能够得心应手的运用语言文字的人,才能化腐朽为神奇,写出让人百读不厌的经典诗歌。 2016.12.07 2.


         读安子的《祭海子》 读安子的诗,带着一种隐忍的伤痛,且这伤痛,无疑,能够刺穿心脏。 东风凛冽,夜深沉,我们一样怀念一个叫海子的诗人,渴望面朝他的大海,可海是无边的黑夜;想遇见他的春暖花开,可他的花已被冻结在秋天。 在诗人的意象里,美如一朵轻捷的云,可以穿越万水千山。而现实,从古到今,不都一样总是在黑暗中摸索,在失望中启程。 累了,就借给我那一条美丽的河流,那一座美丽的山,那一个温暖的名字。串成海子,安子,还有许许多多在这片海里寻找航标灯的夜行人。 “这个春天/我和你一样无视黑夜和黎明/倾心死亡不能自拔/孤独地面对”我的“麦地”/抱紧我的诗歌和我的村庄/鲜血淋淋的伤口”锁住我的眼泪。 这季春天,我注定是一个孤独的旅者,在熟悉的家里,渐渐陌生着身边的人,过往的事,知道,相逢,并不都是一首歌! 
 
品读 - 隔空的红颜 - 隔空的红颜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