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隔空的红颜

手指滑过键盘,便留下了不绝如缕的思念!不为目的,只为穿越,一个透亮的世界

 
 
 

日志

 
 

原创评论:《<在诗歌这张魔毯上>飞翔》_____读高云的《在诗歌这张魔毯上》  

2012-04-18 23:27:04|  分类: 2、已发表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评论:《在诗歌这张魔毯上飞翔》_____读高云的《在诗歌这张魔毯上》 - 隔空的红颜 - 隔空的红颜
          图片:网络
                  

 无事听风。在嚣繁而庸俗的世声里,将自己逼进宁静的根部。如何在一滴隐秘的水里发现自己的透彻、博大,以及简约和细致;如何打开自己独一无二的窗子,在蚂蚁卑微的洞穴里堆砌我们永远无法抵达的幸福。当我认为跨越了一条河流的时候,其实自己一直站在原来的岸上。脚印以及经验,构成了我不定的姿势,朝着精神的方向窥视,我不得不向一头以素草为食的耕牛致敬。开篇语言干净,清丽,正如宋玉所说的东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

我无法抓住穿过生命的任何一缕风。那些游移不定的无形的颜色,是蠕动在灵魂深处的一种痛。它们滑过去,滑过来,不知道最后滴落在什么地方。我是不是总在别人的梦里奔跑,或者别人总是在我的梦里燃烧。(把无形的诗歌——诗歌的出现,诗歌的来临,或者灵感的不期而至,这一有形无形的梦的表达,准确的捕捉后用具体可感的,细腻传神的文字表达出来。)一棵被霜雪冻死的草,能让我为冬天哭出声来么?一声跳动在黎明的鸟啼,又总是要教导我要垂首于心。(我想,诗人总是孤独的旅者,寂寞的来客。哪怕在喧嚣的人群里。现实的苦难或厄运,于诗人,都能够发现美的所在,只要,不是苍白;只要,不是死一般的枯萎,枯萎一般的死亡。只要还有美的向往,诗歌,也就还活着。而这样的美,除了心常怀梦的诗人,还有几多人,能够发现,或者发觉?)

阳光不会逃离劳动者苍茫的额际。即使黑夜漫漫,只要你倾心守护凝聚在一粒汗水里的盐,生活总会被远处的星火温暖着。也唯有诗人,才能在一粒汗水的盐里,品味出苍白生活里的温暖;也只有懂诗的人,才能读懂诗人敏锐的精髓,细腻丰润的灵魂。)

站立或奔走,你说后退,腐朽就后退;你说前进,心就前进;你说沉默,大地就感觉到了你的重量。(文字的美好,或者说文人的美好,就在于能在这看似简单的一个个汉字里,看见博大的世界,高贵的灵魂,伟岸的人格。它与权势无关,与金钱无关,却掷地有声,可以傲然挺拔,可以登泰山而小天下。)

留住怜悯与关注,留住发现与诘问,留住追寻与快感;父母亲无声无息的恩泽,守住亲爱的人儿高蹈红尘的温柔蹄趾,此处,我觉得爱人的温柔“蹄趾”一词用得不当。但微小的误笔,一点不影响我们对厚积薄发的诗人的认可与肯定。守住雨夜里一盏微弱的灯以及它满怀游弋的心事。让语言的词性保持偏激或中立、温和或尖锐,不把生命的弹簧一座到底。(如若诗人没有对生命深切的美好、痛以及苦难的感受,那来这许多的神来之笔。而在这里,诗人的痛苦或无奈,还在于不肯谄媚,不肯同流。诗人的价值在于,发现那些永恒的真和永恒的美。然而生活到底不是诗,而且随处可见疮痍。但能守住底线的诗人,才能算得上真正的诗人。不粉饰,更不会歪曲。)

风总是在折断些什么,又总在扶正些什么。我多么希望再次回到拾荒者的手中,请它把我被折皱的经历或深刻慢慢展平为哪怕已是一张不再干净的纸,等待着,憩满蛙鼓虫鸣、月光星辉、疲惫的流水,孤独的旅客。我漂浮在两块石头的中间,渴望被夹磨和搀扶。期待什么,其实是失去了什么;渴望什么,其实什么已经远离。痛苦于心,在诗人敏感的心性里尤为强烈。在世人眼中过眼云烟的往昔,却是诗人重生的源泉。那些远去的风景,那些飘渺的岁月,以为淡了颜色,却一直沉在根里,沉在诗人生命的根里,一直不曾远离)。

我总是降落在起飞的地方,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出发,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终止,也不知道我是否彻底心怀诗歌。我总是看见城市的楼檐下睡满了打工者浑浊的身影,他们稍事空闲的背篓里仍然挤满了沉重的夜色。他们睡在异乡的梦里,却不知道一个心痛的梦游者已经低徊在他们梦的边缘,像病树前头的花木,沉舟侧畔的帆影。他们平静的睡在霓虹灯、广告牌和爱情的巨大阴影里,与一个梦游者的目击无关,与一个梦游者的悲悯无关。(诗歌是生命浓缩的精华,是与传宗接代无关的对于爱和美的讴歌;是除去了五谷杂粮、锦衣玉食的悲喜与忧患。在这里,我们看到了诗人悲悯苍生的心。走出自我,看到了另一个世界,光鲜背后那些心酸的漂泊者。古往今来,这个世界,莫非注定总得有这样一些人,伟大到甘做我们的铺路石?)经过病树或沉舟之后,我想我此生所需要的快乐和健康不再是唯一。那时,我以一个孩子的目力迎送一切稚嫩的成熟和成熟的衰老,是什么令我如此吃惊?

我能确定一条路的开始与终止,但是面对更多的道路呢?那时我们依然是一个骑在时间的灰尘上等待疗疾的孩子,像文字一般顽皮,击打耀眼的白昼,像乐曲一样紊乱,搅缠浑浊的云水。谁愿意领走我呢:一团理不出头绪几近瘫痪的线条,在诗歌这张魔毯上,已经难于绣出万物破绽的灵性。我生命的汁液需要收藏,在这个被一再压缩的梦里,我遇见了谁——波德莱尔、马拉美、佩斯、里尔克、屠格涅夫、泰戈尔、聂鲁达、博尔赫斯、卡夫卡、乌伊多夫罗......此处罗列太多,有沉坠之感)他们暗含的芬芳总是在我抵御的时候走近我,他们的影子在月光的软梯上晃动,我已喊不答应那些逐渐上升的灵魂.......

“孩子,”忽然,我听见神在叫我,“如果你累了,就睡在黑暗的一边吧。”看似突兀的收尾,却是文章的精华。诗歌需要有一颗永远充满童真的心,亲近自然,也就亲近了神。)

这么认真的读一篇文章,不是为了考试,还真的很少。不是在网络里泛泛的浏览,也不是翻着报纸随意看看,而是读了几行字,就被黏住了,然后,就有了想要抄读的心绪。于是,就一边抄读(一字一字打),一边学着点评。

之前,已经在浙江永康年轻诗人张乾东主编的《长江诗歌》2010118日总第55—56期里读过这篇不可多得的精美散文《在诗歌这张魔毯上》。说它是散文,是因为它用了散文的形式,可它又完全是诗一般的语言,干净、明丽,没有一点杂质,实在是少见的精品美文,所以曾经留意过。

今日整理书报,又看到了这篇文章,而且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高云。原来是我博里一位评论写得非常好,诗文也写得非常好的朋友高云写的文章。更重要的是,高云看到我博里唯一一篇评论《真爱的担当与守望》——(读贾楚风的3卷本文集感想)后,竟给了我这样的评价:诗,写得劲道,点评,也很直击,颇有深度,这样的诗写与这样的点评才是恰到好处。极赏!如此好文笔、如此高起点,倘若不继续奉献一些佳评,那才是真正的屈才!希望再看到你的下一篇评论。

我的这篇文章发表在陕西青年诗人皆编辑贾楚风主编的《长安文苑》201134合刊里。这高云当然是不知道的。然而他却给了我那么高的评价,我相信高云的评论,不是空穴来风,更没有故意讨好之嫌。我认为那是对我的肯定、鼓励和赞赏,于是,大着胆子,我开始写第二篇评论,于是就有了《<在诗歌这张魔毯上>飞翔》。

在高云的《在诗歌这张魔毯上》,诗歌的魔力、诗歌的美丽、诗歌神秘、诗歌的承载与流动的特质,都被高云那风格旖旎、秀美、涓细而又厚实的文笔抒写得极为神韵与精妙。我只是借了高云这张诗歌的魔毯作为翅膀,享受飞翔的感觉。

权当一次历练。在此,还得感谢高云,感谢他的文字,他的评论和鼓励!

 

 本文发表于贵州诗人杜兴权主编的《神韵》报 第三期

 

 

 

 

  评论这张
 
阅读(383)| 评论(7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