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隔空的红颜

手指滑过键盘,便留下了不绝如缕的思念!不为目的,只为穿越,一个透亮的世界

 
 
 

日志

 
 

残缺的花儿  

2008-05-15 22:31:56|  分类: 8.教育教学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

       

           一棵种子,如果种在在泥土里,有了适当的水分,阳光和空气,便可能长成大树。如果落在沙砾堆里,也许没有发芽,就已经枯萎,如果落在了混沌的泥沙里,也许,就会变异了吧。

   那天下午一到办公室,就有一个学生跑来告诉我,老师,啊德又把大鹏打哭了。

我问为什么,他答不上来。接着他又说,大鹏在上数学课还趴着哭了一节课呢。唉,真是气死我了,今年这几个顽劣的家伙,都不是省油的灯,一个比一个匪,学习却一个比一个遭。

下了课,叫来了那个本身就很顽劣的大鹏。问怎么回事,他很委屈的告诉我,早上课间操时,自己没惹啊德,啊德突然往后一拳挥过来,打到他。我问,打到那里。他居然不吭声。怎么了,我再问,他才吞吞吐吐地说:“是,是,是不好说的地方。”啊,怪不得那个来报告的学生说,看到大鹏倒躺在地上,被一个老师拉起来的呢.

啊,气死我了,这是什么样的人啊!

这个啊德,也不知小学六年是怎么熬过来的。毫不夸张的说,他认识的汉字不超过50个。叫他读一篇课文,根本不可能读下来;写一段话,让人认不出几个字。一份语文试卷,就能抄对一两句古诗。数学呢,就次次抬着个0蛋。唉,你说他智力有问题吧,一点不。他的坏点子可是一套一套的。

我叫人把他请到办公室,一问,他果然也爽快的承认了。“你怎么了,怎么做这样无聊又可恶的事。”“我和他闹着玩。”啊德若无其事的说。“哼,你看你,把他打伤了,你可得养着他了。”

然后我又给他俩讲了一翻道理。唉,不好说的话,也得说出口了。跟他们讲了瞎闹的危害性。然后又安慰他们。并说了我的处理意见。

待他俩出去不久,又有俩个男孩到了办公室告他的状:“老师,他也像打大鹏一样的打我们。”

啊,我简直要晕过去了……

还好,他们又说了,下手不是很重.

 

     4.

 

家庭是孩子性情养成的温床. 一个人的性格,一个人的成长,家庭几乎已经给他定下了基调.

是的,我已经从太多孩子的身上,猜到了他们的家庭,看到了他们三年后的命运.只是,我要尽力去补救.尽到教育的责任.

中午,我给大鹏的妈妈打了电话,说清了事情的经过.并要求他们带孩子去医院检查一下.有什么问题,会告知给啊德家长的.

下午六点多,大鹏的家长带着他从医院回来了.还好,没有大碍.

傍晚,吃过晚饭,趁着天还早.我带上啊鹏检查的收费单___23元4角,到啊德家里去.

这是一个简陋的家,低矮的老房子,在周围一幢幢高大的邻居的楼房面前,显得那么灰暗.

当听明我的来意,啊德的父亲满脸愤怒,满是皱纹的脸上,显出悲伤:“畜生啊,你把人家打废了,就一辈子养着吧。”她的妈妈,一个不善言语的农村妇女,更是满面的无奈:“他不听话啊!从小什么也不帮我们做.现在也一样。只会用钱。”啊德的父亲站了起来,说道:“把钱给老师。”然后突然转过身,抄起一根棒子,朝啊德挥过去。我连忙站了起来,去阻挡他,可是,啊德居然朝他父亲大声的吼起来:“又没打死……”

!什么事啊!

,啊德,你居然敢这样.你不上学去了,是吗?我大声的责问他.他垂下了头..

然后,啊德哭着,他的父亲在一边叹气.

也不知废了多少口舌,他们的情绪都渐渐的平息了.满怀悲凉,我走出了他们的家门.天,已经完全黑了.

啊德的父母,把我送出好远,说了许多歉意和感激的话.

是的,我是这样要求他们也是这样做的:我不会看不起任何一个学习差的学生.但是,希望他们,学着,做好一个人..

其实那里离学校不是很远,可我觉得,我的路,很远,很远……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